济源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重生之遇到忠犬 第七章赛况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0:23 编辑:笔名

重生之遇到忠犬 第七章赛况

“这次的比赛以擂台赛的方式进行筛选,共有三个擂台。每个人都有上擂台的资格,直至三大擂台都产生擂主,并无第二个人敢于挑战的时候,这三个擂主会聚集到一起比拼。”

夏玉河将大会的比赛方式解释给魏冰听,三大擂台的战斗力主要还是江湖排名第一的林啸,第二号称年兽的毒老,第三就是一路彪悍的斧王。

魏冰神识再次扫过赛场的一些人,并无什么特别吸引她目光地方。

而此刻突然出现在角落的手持宝剑的男人引起了魏冰的注意,她的神识瞄向那个人,并未做出什么举动,对方似乎有所感触像她所在的方向看过来。

魏冰也借由着自己现在是颗躲在袖口内的蛋没有顾忌打量着对方,那个男人挺不错的,虽然自己对剑这一块了解的不多,但是她接触过那么多剑修,眼光还是比较毒辣的。

“那个男人在这些人里面很强,你对上他会输。”

夏玉河听到魏冰的话,顺着魏冰说的方向看过去,正好与对方看过来的眼神对撞,他笑了笑,心底却是在和魏冰沟通起来,“那个就是我之前说过的江湖第一林啸,他的特征就是有一把黄金宝剑,那把名剑和林啸的来历一样神秘,至今没有人清楚林啸来自哪,不过对上他即使会输,身为男人也都会想与他一战。”

“想法不错,不过你还是打不过他、”魏冰收回神识,她在脑袋里收寻着之前看过的功法,看看有没有可以拿出来丢给夏玉河用的。

这也是她此次闭关思考的另外一件事,对于一个没有灵气的空间,她所学的功法基本都是利用身体去感知灵气,再将灵气引入体内,学会战斗中运用灵力辅佐自身的灵根。

而这里她所学的功法就像海水替换成普通的河水去滋润淡水鱼,完全就没用。

说起来她尚未探测过夏玉河的灵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灵根,这个废界真的是一点可以利用的资源都没啊。

和往常一样打算一个人站在角落消遣时间的林啸猛然间感受到一股视线盯住自己,顺着感觉看过去,却是一名年轻的男子,并未发现对方注视自己。

“啊,不试试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赢不了对方。”夏玉河动了动手腕,对方擅用剑,他也有擅用的东西就是了,而且总是被女人小看这可不是好事。

擂台上的比赛进行的很快,到了下午擂台上的擂主也基本稳定了下来,三大擂主分别是一位身着墨绿色衣服的男子,一位则是手持一把白色扇柄的女子,还有一名就是斧王了。

对于和自己相差不大的两名黑马人士,夏玉河半眯起了好看的眼睛,没有想到京城世家贵公**羽也来了,还有一位女子倒是不曾听过对方的名头。

“怎么没有上去比试一场。”

对林啸说话的人声音异常沙哑难听,林啸勾了勾嘴角,“年兽你不也没上场。”

“呵,我也就只会用用毒这些上不了场面的小玩意,自然不能和你比了。今年的苗子似乎挺不错的。”年兽站到林啸的左侧,看着这些来参赛的人员,有的是江湖上早就出名许久的,有的是刚刚在江湖露面的,熟面孔新面孔交替的江湖啊。

“嗤。”林啸动了动掌心的剑,对于年兽的自我嘲讽并不在意,这片小世界已经勾不起他的兴趣了,有着另外一片从未见过的世界才是他想去看一看,征服的地界,这一点他和毒物年兽两个人想法都是一样的。

而那片世界从现在都未找到能够进入的方法,若不是有可靠的信息来源,他定不会相信这种无聊的传闻。

“喂,听说最近宫里开始寻找能人异士了,不知道有没有对我们有所帮助的。”年兽不经意间丢出了一个消息,他心底暗笑就不怕林啸你不动心,对于那个世界的向往,你林啸自认为第二,怕是都没人敢认第一了。

不过嘛,如果可以真的有能够长生的世界,他自然也是有兴趣去看看的。

“那个人有点意思。”林啸并没有接住年兽的话,反而直接岔开话题,手指向站在那围观到现在的夏玉河,那个令自己觉得怪异的小子。

“我来看看呢,居然也有被你看得上的人。”年兽看了一眼,发现对方也并未什么特殊地方,摇了摇头,不再多丢注意力。

“也该我运动一下了。”夏玉河跃上三号擂台,穿着平民的他此刻在擂台上甚是显眼。

更是有不少人士在台下大笑对方是不是想出名想疯了,居然这时候跳上擂台,现在站在擂台上的都是实力妥妥的稳赢一方,当然除了那些疯子们出场。

只是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小子连把武器也没有,就跳上擂台,真不是疯了不成,他还以为自己是第二个林啸啊。

“嘿,我说小子要不要哥哥我借一把武器给你。”

“就是就是,斧王我说你待会下手可要温柔点,毕竟对方长得和女子一般白嫩呢。”

各种嘲讽不看好的语句瞬间淹没了夏玉河的耳间,处于蛋中的魏冰自然也能够听到这些,但是这时候她却没有发表任何爆炸性语句。

只是丢了一句很平淡的加油二字。

倒是她的态度令夏玉河很满意,他在心底回了一个嗯。

斧王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怎么办啊,这可是一路上走来的小弟啊,路上还占了对方不少便宜。

“大哥,擂台上只有尽力的对手,没有退缩的勇士。”

“昂,那就请多多指教了

。”

“嗯,请多多指教。”

斧王以为之前在面馆的时候已经看穿了夏玉河的实力,却不想这次他用了九分的实力,对方依旧和上次一般,看似有些吃力,但是身形躲闪非常轻松。

当夏玉河和斧王过了超过十招以上还未有受伤的迹象时,底下的人有些吃惊了。

不过也有人说是对方不过运气好,也有人说是斧王认识对方,所以故意放水之类的。

但是他们从心底都开始犹豫反问自己如果换自己来,站在那个台上,能够和斧王过上几招,并且连衣服都未曾被斧王碰到。

站在擂台上休息的宫羽看到第三号擂台,倒是有些诧异,不曾想到前段时间听闻死去的人居然会在这遇上。看来夏府的人做事也不够干脆利落。

不过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胜者为王,夏家谁当家都没有关系,只要最后赢的那个自己与他交好即可。

“去查查那个年轻人的信息?”坐在阁楼之中一直观察着擂台的男人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是。”

珠海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内蒙古治疗阴道炎费用
庆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珠海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内蒙古治疗阴道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