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玉泉街鬼脸少年杀人事件始末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9:16 编辑:笔名

这年春天的太阳总给人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惨淡,冷清,甚至夜晚的月亮看起来也比它明亮一些。我就在这样一个午后阳光下来到了玉泉街。玉泉街上的房屋全是些明清时代的古建造,琉璃瓦,青窑砖,飞檐翘角,镂花窗棂,走在街上,如同穿越时空。

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我停下脚步。那里一幅酒旗迎风飘扬,一座凉亭似的小酒馆里散坐着几个人。一个酒客放下杯子,冲街口吼了一嗓子:“赵成,又带你的鬼儿子出来见世面了。”酒馆里的人一齐瞧过来。我回头一看,身后一个中年人正大踏步走来,光着上身,几条汗迹粘上灰尘,随着肌肉摆动像是蠕动的蚯蚓。中年人身后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低头缩肩,看到他的脸时我吃了一惊,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没有眉毛,没有眼皮,没有鼻子,两个黑孔下是一侧翻卷的嘴唇,脸上肌肉纵横勾拐,盘根错节,如同发酵的榨菜。少年走过我身边时,转头朝我狠狠瞪了一眼,我心底立时起了一股战栗,似乎他眼睛里有毒。

中年人和少年走进酒馆,我呆了一下,好似中毒一样跟了进去。那中年人和叫他的酒客互相笑骂了几句,就坐在一张桌子上。少年没有坐,站在他父亲左侧。酒馆里的人看来都认识这对父子,不时逗着那个少年:“鬼脸,抬头让我看看!”少年充耳不闻,呆如木桩。我找了个斜对少年的座位,同桌的两位正笑嘻嘻地谈论那对父子。原来那赵成是玉泉街的屠夫,一天看自家厨房烟囱不通气,赵成便吩咐少年在灶膛生火,自己爬上烟囱通气。赵成刚通好烟囱,身边就起了一股怪风,直灌入烟囱,赵成大叫一声,少年以为父亲让他吹火,便将脸凑近灶膛,风助火势,刹那间将少年变成一个火人,少年一退,又倒在身后的柴堆上,那是极易燃的麦秸。少年就此变成鬼脸。

鬼脸的父亲正大声和酒客们开玩笑,不知是谁将话题扯到鬼脸身上来,那父亲,叹口气,声音变小了:“鬼脸越来越不想见人了。他妈一见他那熊样就骂,他从不还口,也不走开,任她骂。”

他对面的酒客很不客气地说:“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要不是你,鬼脸就不叫鬼脸,他小时候很俊哩。”

另一个酒客插话说:“你昨天是不是又抽鬼脸了,只听见啪啪响,也没听见鬼脸叫一声。”

那父亲瞪了鬼脸一眼没好气地说:“看他那鬼样我也气,我怎么抽他他也不吭声,还拿眼瞪我,我就越气,抽得越狠。”

少年绷直了身子,却避开了父亲的目光。

一个老者岔开话题,说起某村民杀猪时没捆结实,在猪脖子上捅一刀后,那猪挣脱,反而伤了杀猪的。赵成兴奋起来,声音又大起来,涨红着脸双手撑桌站起来:“现在杀猪谁还捅脖子呀,要我就一刀捅心脏,一下就完事。”

有一酒客不服:“你以为猪和人一样啊,那么好捅心脏?”

那屠夫大吼:“我看你就跟猪一个样,朝你这儿一捅,还死不了你!”说着一边用手摸着心口下方,一边用另一只手从腰间抽抽出一把硕大的剔骨刀。那刀刀刃呈“S”形,刀背厚重,少说也有六七斤。酒馆里立刻静了一下,众人望着那把刀,眼神里有一种敬畏的意味。

最后一个酒客硬着口气说:“杀猪的,快放下刀子,别吓着鬼脸!”

那屠夫将刀尖下垂,斜靠在桌腿上。他轻蔑地扫视一周,撇着嘴说:“一群大老爷们连鬼脸都不如!你们看这小子连眼都没眨。”

我定睛瞧向鬼脸,果然鬼脸腰背挺得笔直,眼睛越过父亲瞧向街口。街口有两个女孩子正携手说说笑笑地走着,浅淡的阳光洒在那两张娇美的脸上,绽开的小酒涡里装了蜜般,让人看来就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她们的衣着也是时尚又俏皮的,小马甲束紧衬衣,太阳裙下却是黑色长筒靴。她们似乎把这老街的灰暗都驱散了,让我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那父亲感觉儿子眼光有异,也扭头瞧去。他回过头时脸上堆满了笑,朝对面的酒客说:“你肯定不知道吧,鬼脸很喜欢你女儿呢。”说着用嘴朝那两个姑娘努了一下。他对面的酒客勃然大怒,大吼一声:“杀猪的,你也不瞧瞧你鬼儿子什么德性,也配喜欢我女儿!”

我发现这时鬼脸开始抖起来,那张脸本来就是红色的,现在更红了,就像一团火在脸上燃烧着。那个父亲看在眼里,不理对面的酒客,眯着眼打量着鬼脸,那是一种终于找到对手弱点的得意洋洋。他脸上的笑缓缓退去,疾言厉色:“听见没有,就你这鬼样也想吃天鹅肉,就算你脸没毁,就算人家姑娘是丑八怪,也不会喜欢你这胆小鬼,连还个嘴都不敢,算什么男人!”

鬼脸受了这阵训斥,登时不抖了,脸上红潮退尽,透出一股青气来。那父亲却扭过头又和对面的酒客笑骂起来。鬼脸忽然弯腰拎起那把剔骨刀,那刀太沉了,他用另一只手端正刀背,扭身扑向他父亲,刚好刺入他父亲曾用手摸过的位置。酒馆里一时间静得可怕,几乎能听见心跳声。那父亲,不敢相信似的低头看看那把刀,又抬头死死盯住鬼脸,鬼脸毫不畏惧,用一双喷火的眼睛和他父亲对视着。那父亲眼里淌下泪来,伸手抓住了鬼脸的手,血沫从他嘴里冒出来。他咳嗽着,朝对面的酒客说:“他不是故意的啊!”

他又转过身,朝酒客们说:“他不是故意的啊!”

最后,他瞧见我。由于疼痛,他的脸已扭曲成一团,但他还是挤出个笑来——再没有比这更狞狰的笑容了。他哽咽着说:“客人,他还小,他不是故意的啊!”

我早已惊得不知道如何思考了,木然地点着头。那父亲脸色渐渐缓和,一头伏在桌上。

鬼脸一开始不知所措,直到他父亲趴在桌子上才醒悟过来,他忽地扑在父亲脚下,双手抱住父亲的腿嚎啕大哭。

一位老者走到鬼脸身后,拍着他的背哽咽着说:“小安,别哭了.......”

鬼脸却哭得更响了。

我走出酒馆,忽然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我想起了远在故乡的父亲,由于在我婚姻问题上的各持已见,我已经多年没有回去看他了。我掏出手机,拔通了父亲的电话:“爸,我,我想回家......”

共 227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父亲在人前对儿子鬼脸自尊的伤害,导致了自已被少年儿子杀死的悲剧。颇有启迪意味的小说。不合剧本要求,改为小说发表。【编辑:晋忻李】

1 楼 文友: 2011-04-21 20:00: 4 父亲在人前对儿子鬼脸自尊的伤害,导致了自已被少年儿子杀死的悲剧。颇有启迪意味的小说。

渭南癫痫病
池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六盘水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渭南癫痫病医院
池州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