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血极八荒 第八章 神的存在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1:47 编辑:笔名

血极八荒 第八章 神的存在

清晨一缕缕明媚的阳光射入房间,代表着全新一天的到来。

当江绝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卧室中。温热的感觉从四面八方传入体内,那暖融融的舒适险些令他**出声。

定了定神,江绝发现,自己**着的身体在一个大木桶中,木桶内满是褐色液体。随手搅动身前地液体,不算太浓郁的药味扑鼻而入,江绝顿时明白了几分。

江绝从水中站起身来,后背略微有一些疼痛,在木桶中药液的照应中江绝的后背有一个长约三十厘米,从左肩膀一直延伸到腰部的一道伤口。

只不过,此时的那道伤口已经结痂,并无大碍。在木桶旁边有着一只木盆,里面装着一些清水,在木盆上边还搭着一只毛巾。江绝用清水擦拭了一下身体,冰凉的水让江绝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顿时觉得精神大爽。

“少爷,若是醒来的话,老爷让少爷到书房见他。”晓明听到屋内的声响,便出声询问道。

“嗯,我知道了。”江绝答应了一声,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走出了房间。此时外面太阳刚刚升起,鸟儿在寂静的黎明中歌唱,给人一种愉悦的感觉。

用力伸展了一下自己地身体。全身骨骼发出一连串噼啪之声,仿佛整个人都已经伸展开了似的。深吸两口新鲜的空气替换了体内的浊气,江绝在晓明的带领下大步朝着书房走去。

在去书房的途中,江绝遇到了好几拨正在工作的孙府下人,那些下人皆与江绝打了招呼,不过江绝感觉今天下人对他的态度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忽然,江绝想起他的训练好像还没有完成就跪了,那么按照孙宣文的要求自己不是就……想到此,吓的江绝神魂皆冒,赶忙拉了一下正在前行的晓明,出声询问道:“晓明,那一天我没完成训练,孙宣文没说要把我赶出去吧?”

听到江绝的询问,晓明愣了一愣,忽的笑出了声来:“少爷,老爷对你那天的表现可以说是满意至极。那天老爷可以说跟打了鸡血一样,整张嘴都快要咧到耳朵旁边了。”

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了,晓明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听到,才略微松了一口气。毕竟下人议论老爷被人听到总是不好的。

晓明看见四处没有人,压低声音对着江绝说道:“不过,老爷确实很疼少爷。那天训练少爷后背都快要被烤熟了,在你昏迷的这三天里,老爷每隔三个时辰就会到少爷的房间里,给少爷换一次药,换一次桶内的热水……”

“我原来已经昏迷了三天了,在这三天孙宣文一直在照顾我?怪不得我醒来的时候桶内的水还有一些温热,看来孙宣文还算是有点人性。”想着想着,江绝自己都没有察觉,在自己的内心中仿佛多了一些什么,而江绝的嘴角,也在不经意间带上了丝丝笑意……

大约走了一刻钟的时间,走在前面的晓明停了下来。江绝也随之停下,在江绝的视线中出现一个高为三层的精美楼,在楼四周江绝隐约感觉到有强者在守护。

楼的牌匾上只是简单的书写着“书房”两个大字,但是这两个字却给人一种出鞘利剑的感觉,战意十足,使人不敢与其直视!

看见江绝被震慑到了,晓明出声道:“书房乃是孙府重地,其中收藏着各种珍贵功法,宝物,据说还有着秘法的存在。”

“我所修炼的《辟邪剑法》为人阶中级功法,就是在这书房之中老爷赐予的。所以在书房的的四周有着孙府高手守护,老爷叫你来书房肯定是为你准备了一套功法,说不定会是一套地级功法。”说着,晓明的看着江绝的眼神中划过丝丝羡慕。

晓明站在书房前,恭敬的朝着书房做了一个辑,大声喊道:“孙府二等护卫晓明,带少爷来书房觐见老爷!”

忽然,原本空无一人的书房门口出现了一个人,江绝眼瞳一缩,他确信原本哪里绝对是没有人。

突然出现的那人身材较为消瘦,身高不过一米七,一袭黑衣,头发无风自动,给人一种高人的感觉。此人给江绝的感觉只有一个字“强!”

晓明看清黑衣人的长相之后,态度愈发恭敬:“边总管,少爷我已带到,晓明先行告退。”说着,晓明已经快步向外走去。

“少爷,老奴姓边,您和老爷一样叫我一声老边就行,进入书房后请少爷跟在我身后,由我带少爷去见老爷。”

江绝诧异的看了边总管一眼,边总管的声音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仔细的聆听了一下。

娘!没错,就是有一点娘,没有男人的那种阳刚之气。难道边总管是搞基的?想到自己的猜测,江绝顿时觉得不寒而栗,汗毛都快要竖起来了。

后来江绝才了解到,边总管修炼的是地级低阶的《葵花宝典》,此功法偏于阴柔,适合修炼的人不多,恰巧边总管正好符合要求,孙宣文便将此功法传与他。

虽然修炼者可能会变得娘一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葵花宝典》威力十分惊人。因为修炼者体质的原因,所以《葵花宝典》在地阶低级功法之中也是名列前茅。

短短的几分钟,边总管带着江绝便踏上了书房的第三层,在第三层的中心放着一把太师椅,椅子上坐着的当然就是孙府的老爷,孙宣文。

边总管将江绝带到后,便朝着孙宣文做了个辑,悄然退下了,整个第三层只剩下孙宣文和江绝两个人。

孙宣文看了看身体并无大碍的江绝,略微松了口气,嘴角带上一丝笑意,朝着地面上的毛毯指了指,对着江绝说道:“随便坐下,今天我们的训练比较简单,只有四个字:‘我说你记’”

“你说我记”江绝疑惑的挠了挠头,这是怎么一个训练方法?训练记忆力?

孙宣文解释道:“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今天我要给你仔细的讲解一下八荒世界,让你对这个世界有一个概念,对修练有一个概念。”

内心嗤笑一声,江绝岂会对八荒世界不了解?但是为了不露出破绽,江绝只得摆出一副认真听讲的姿态。

“八荒世界是什么时候诞生的?这个谁也不知道,自古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说是一位神开创了八荒世界,创造了无数生灵,并赐予他们修炼法门,经过无数年的演变,造就了现如今无比繁盛的八荒世界。”

“神开创了八荒世界?难道说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江绝故意提问到。

“神,在这个世界绝对存在,因为有人见到过。”说到此,孙宣文都有些颤抖了。因为成神是每一个修炼者的梦想,永生不死,是每个修炼者的追求。

“八荒世界,将强弱分为九个等级,你分别说一下是那些?”孙宣文说声询问道。

江绝回答道:“九大境界分别是:血之婴儿、血之士兵、血之兵雄、铁血战将、浴血战侯、泣血战王、不灭血君、战天血皇、至尊血帝!在血之婴儿前面还有着先天武者之境。”

听完江绝的回答,孙宣文开始了他的讲解:“先天武者可以说只是一个过度期,并不能算在里面。”

“因为只要突破到先天武者,那么最终一定会突破到血婴期,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有的人用一年突破血婴期,有的人用十年突破血婴期,还有的人在临死的时候才能突破,可以说,什么时候突破先天武者是衡量你潜力的一大标准。”

“八荒大陆的所有境界都带着一个血字,不是为了好听,而是在强调!强调每个境界的提升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一将功成万骨枯,每一个绝世强者的诞生,都伴随着无数大陆英豪的陨落!这是一个血腥的世界,一言不合,生死相向。没有人会同情弱者,如果你不想死,那么唯有变得强大!”

此时孙宣文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刻在了江绝的脑中。千年前江绝的父亲也曾对他这样说过。

孙宣文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修炼唯有到了血婴期,那么你才算真正开始了你的修炼征程。”

“血婴期又名血之婴儿,意思就是说在这个充满血腥的世界里,你的力量好比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手无缚鸡之力,处在修炼者的最下层。”

“血士期也叫血之士兵,意思是说突破到血士期,就好比成为了一名士兵,有一定的力量,虽说不强,但却有了一丝自保之力。”

“血雄期,血之兵雄!就好比一个军队的士兵,总会出现几个兵王!在士兵当中所向披靡,无人可挡。”

“血将期,铁血战将!为将者,杀伐果决,铁血无情!修炼到这一境界,在八荒大陆可以说是一个小高手了,但凡到这一境界的人,都不会是脑残,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不然,他们也不可能活着了。”

“血侯期,浴血战侯!经历无数生死大战,淋浴万千敌人之血!踏着别人的尸骨,成就自己的侯位。”

“血王期,泣血战王!如果说血侯期是淋浴万千敌人之血,那么血王期就是淋浴无数敌人之血,连血都哭泣了,唯有这样才能成为一方霸主,才能称王!”

“修炼到了血君期,那么才能在八荒世界称为强者!不灭血君,不灭代表着他的强大。当年突破至血婴期时,你体内的zǐ色气旋,会凝结成一颗内丹,内丹的颜色是判断实力的重要标准。血君期一下的六大境界,丹田都会凝结着一颗内丹,只不过是颜色的差异而已。”

“有这样一句顺口溜来形容内丹的颜色:血君以下七大境,赤橙黄绿青蓝zǐ。意思就是血王期,内丹为赤红色,血侯期内丹为橙色。同理,血婴期,内丹为蓝色。先天武者的丹田气旋为zǐ色。”

“不灭血君,之所以称之为不灭,是因为突破到血君期,体内的内丹便会破裂,凝结成为一个缩小版的婴儿,一身灵力凝聚于灵婴,只要灵婴不毁,那么身体就不灭。无论受了多重的伤,都可恢复

。”

“血皇期,战天血皇!实力如名,血皇期的绝世强者号称可以与天一战,挥手地裂,挥拳天崩。”

“血帝期,至尊血帝!八荒大陆的帝王,血腥世界的至尊!如果说非要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至尊血帝的绝世武力,那么只有四个字‘弹指遮天’”

“至于刚才所说的神,真的存在。血帝期的绝世强者已经到了这个世界的巅峰,人间的至尊。神,是脱离了人的存在,只要突破血帝期,突破人间的屏障,那么你就会成就混沌金身。位列神位,从此与天同寿!”

“据八荒大陆史书记载,千年前的八荒浩劫,就是两个神所为!”

广东男科
南通男科
宁夏治疗白癜风方法
广东男科医院
南通男科医院